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阎敏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追寻乡土家园——探访阎敏的版画世界

2014-08-15 16:23:45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李原原
A-A+

  诗人韩东曾在他那首著名的《温柔的部分》一诗中写道:“我有过寂寞的乡村生活/它形成了我性格中温柔的部分/每当厌倦的情绪来临/就会有一阵风为我解脱……”我不知道版画家阎敏身上“温柔的部分”是否与他早年在宜春农村插队的生活有关,或许这种安静的温柔是他与生俱来的。他的作品里这种温柔的气息无处不在,并且与他独特的综合版画语言相得益彰,将中国南方乡村慢慢悠悠的生活表现得淋漓尽致。

  像我这样有着多年农村生活经历又离开农村在城市定居的人来说,是很容易被阎敏的作品打动的。特别是作品中那份安静祥和的田园诗境,久久凝视越发觉得亲切和可爱,让人很自然地联想到记忆中那快乐的童年、遥远的家乡。如此的抓住眼球,触动情感,艺术作品带给人的审美体验有时就是这么简单。但有时作品又会让你莫名的疑惑、彷徨、追问……仿佛还有尚未解开的谜团、还有未知的幽深的世界等待解密和探寻。杜夫海纳曾说过,美是感性的完善,是一个充满意义的世界,这个世界无法用任何理性概念去定义,而只能用艺术家的姓名来命名,比如贝多芬的世界、梵高的世界……

  阎敏通过综合版画带给我们的是一个自在圆满的世界,一个安静祥和的乡土家园。在这里有木楼老屋、小桥流水、妇人小孩……有这些熟悉、亲切的人与物,有经由艺术家营造、流露的乡音乡情,更有许许多多耐人寻味、无法言传的细节,要唤醒你心灵深处的记忆,又仿佛要诉说点点哀思与惆怅。

  在阎敏的世界里,一切都那么从从容容悠然自得,即便是门前的两只鸭子,巷子里游荡的狗和找食吃的鸡,雨水冲刷得光滑的青石板,门前随意安放的一把椅子,墙边斜靠的车架与木盆,海风吹烂的老木船,伫立千年不朽的石桥,夏日午后屋顶上那朵一动不动的云,都仿佛在不慌不忙地讲诉着它们自己的故事。你甚至能听到无风的夜晚月光轻轻洒落的声音,小雨淅沥的清晨传来的空灵的钟响,又或是屋后树林里小牛一边吃奶一边撒娇的呢喃,还有老农吧嗒吧嗒抽完旱烟把烟杆子放在石头上轻轻地敲打……阎敏以沉静内敛的笔调和虔诚谦卑的情感,为这个乡土家园中的每一件物、每一处景赋予了生命。在他创造的这个世界里,人与物、人与景、人与自然共生共存,和谐圆满。

  中国历来是一个由农耕文化长期滋养的乡土社会,即便是发展迅速的现代社会,乡土在中国人的观念里也具有很强的亲和力和影响力。如果我们把描绘乡村风景和乡村生活的作品称之为“乡土美术(1)”的话,回望我们的现代艺术史即可以看到大量乡土美术作品存在,并且在现代版画艺术史上体现得尤其明显。从延安鲁艺时期团结群众、支援抗战的木刻版画运动开始,就有大量表现乡土生活的美术作品,如古元《减租会》、胡一川《牛犋变工队》等等。到建国后延续延安文艺路线开展的艺术运动,使左翼革命版画全面地与广大群众的审美趣味和社会主义建设结合起来,同时伴随着“民族化”问题的探讨,大批画家深入农村和少数名族地区,创作了大量关于乡土题材的作品,如李焕民《初踏黄金路》、徐匡《乡村小学》、张作良《冰上行》、董其中《山村秋景》等等。文革后,中国的乡村生活发生变动,乡土美术范式也发生巨变,艺术家对乡村生活与习俗的表现开始从政治意图的表达转向生活的真实记录。一大批描绘乡村和农民题材的“乡土现实主义”美术作品如罗中立的《父亲》、陈丹青的《西藏组画》等作品问世,引发了一场有关乡土美术的风潮。1990年代,艺术创作 “从意识形态出走”,加上世界生态文明与环保主义运动的影响,新一代艺术家进一步强化了田园景物与风情在乡土美术创作中的价值,将自然景观的原生态之美作为描绘的主题。同时随着全球化的的进程,不同地域的乡土风情、乡土符号也成为凸显“中国身份”、“东方精神”的名片而被挖掘和运用,也因此进一步开拓了广阔的艺术空间。

  回忆艺术史可见以乡村田园生活为表现对象的美术作品在百年中国美术的发展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首先,此类作品数量巨大,即便是绘画题材丰富多样的今天,乡土题材作品依然很多。其次,从中国版画发展来看,乡土题材的描绘形成了四川、北大荒、江苏、云南、宜春、哲里木等等丰富的具有地域特色的艺术风格。而且不同的地域风格,也对应产生出不同的版画语言,如四川的黑白木刻、北大荒的套色木刻、江苏的水印木刻、云南的绝版套色,宜春的木刻彩拓等等,由此带来了版画语言的多元创新。

  阎敏来自宜春,受宜春版画的影响而走上版画之路,他的版画创作延续了宜春版画“扎根乡土、关注民间”的理念,拓展了宜春版画“在刀木味之外融入浮雕和拓片的特色”(2),探索出一套具有个性特色的综合版画语言体系,创造了一个安静祥和、充满生活气息的乡土世界。

  沿着阎敏的版画创作历程能够发现,他一直是在围绕着“人与自然尚未分离的状态”这个乡土意境在苦苦追寻,而他的版画创作也经历了从乡土田园的直接描绘上升到将乡土视作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精神家园的过程。其后期创作的系列作品也都可以看做是对“人与自然尚未分离的状态”这个乡土意境的突破和延伸。《汉风唐韵》、《古风》系列即是从更为遥远的汉唐时代中寻找这种和谐状态,同时汉字、奔马、古陶的运用也使作品兼具了中国意识与东方情调;名为《时尚》的系列作品通过直接利用现成衣物压印,突破了传统的创作手段,然而不论色调、肌理呈现出来的时尚之衣,反而产生出乡土家园中那股浓厚的泥土气息。

  不管题材如何更换,他的创作过程都是温柔、从容、贯注了个人精神信仰和追求的,他创造的艺术世界都是平静安详、自在和谐的,于追忆中伴着抒情,温馨中夹有哀思,让人陷入其中,回味无穷。

  村庄是人类的启蒙地,它带给人强烈的归属感和安定感。特别是在“人类进入后工业化时代,到处都浸淫着糜烂、腐朽、噪音、污染、浮躁的时候,就凸显出乡村哲学的进步意义”(3)。现在很多画家并不知道这一点,他们不停地变换着地方满世界寻找新符号,追逐时尚,结果作品表象化、平面化,缺乏深度。阎敏多年来以一颗持之以恒的平常心不断完善充实他的乡土世界,实属难能可贵。他作品中节奏平缓、娓娓道来的质朴的乡土情怀,着实给人以心灵抚慰,于这个浮躁的现代社会中凸显出一种强大的精神力量,令人敬佩。

  (1)参见 彭肜:《乡土的谱系:中国当代乡土美术研究》,四川美术出版社,2011年,第9页,“中国当代乡土美术”定义:“以中国乡村图景为描绘对象的美术作品与思潮”

  (2)李允经:《中国现代版画史》,山西人民出版,1996年,410页

  (3)贺雄飞:《乡村“哲学家”刘亮程》,《书屋》,2001年第5期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阎敏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